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移动

我们能为跨境电商做些什么

发布日期:2019-09-09 10:06:09 | 编辑:it技术文章网| 阅读次数:
[更为重要的是,我们该认真反思,在接下来的一年过渡期内,如何在促进跨境电商健康发展的前提下,做出符合新业态发展规律的监管设计?]

  2015年5月,当笔者前往厦门调研一家立志转型做跨境电商的老牌外贸企业时,一位企业负责人抱怨说,厦门一直也没申请下来进口试点城市,错过了最大的风口。

  彼时,各路人马已纷纷布局进口电商,互联网大佬如京东、网易、阿里等,都将海外购板块提升至重要战略地位;创业公司则纷纷加快融资步伐,跑在一线的如蜜芽、洋码头、小红书都已相继走到C轮千万美元级别融资阶段。

  但现在,面对笔者,这位负责人一脸意兴阑珊:好像意义不大了。

  他发现,当年那些令人羡慕的,从2014年开始被政策鼓励、资本追捧的众多阳光化进口跨境电商平台,在今年4月新政后面临“熔断式”的严峻考验。而且,现在所有的税都按统一标准征收了,对自己反而是个利好。

  硬币的另一面,是早早站上风口、在各个试点城市加大投入“保税电商”的小李。他自己做贸易起家,在跨国公司负责过供应链,看好新兴领域,于是和朋友一商量,创业了。

  小李讨厌那些货品来源不清不楚,靠政策漏洞拆单、刷单、低价的同行。基于长久发展的考虑,他希望这个行业能够彻底公平缴税,在国家层面获得一个名分。但“海淘新政”来得让人猝不及防。在这短短两个月中,他不仅迎来了税,还迎来了正面清单和通关单。政策的短期剧烈波动,使得他和全行业都为此付出了不同程度的经济损失。

  他给笔者粗略算了算,损失包括:地方试点城市政府前期投入重金打造的仓储、物流等硬资产,各跨境电商平台的资本市场融资和市值损失,基础设施提供商的收入骤减,供货商应对新政采取的降价、去库存、互联网运营前期投入等。

  有的企业,由于达不到投资人的收益要求,正面临融资枯竭转而退出的困境;而另一些像小李公司这样,已经历多轮融资、现金较为充裕的企业,则考虑先活下来,再做打算。不论哪种情况,调低对政策波动较大的保税仓投入,将部分货品发至海外仓,以降低未来的风险,都成了标准动作。

  虽然,小李们终于在本月25日晚间等来了延缓一年执行的“过渡期”。但这只能让他们稍稍松一口气。因为,一年后将会怎样?并没有明确的回答。

  “走一步看一步吧”,这是目前几乎所有业内人士对笔者的回答。他们的判断中,多了一个高风险因素——政策的大幅波动。

\

  但说到未来一年对中国海淘市场的看法,回答也惊人一致:坚决看好。

\

  确实,2015年,阳光化的跨境进口保税总体规模为176亿元,只是“海淘”的冰山一角。据海关总署等部门不完全统计,去年“海淘”有3000亿元规模,出境游购物则达1.5万亿元。

  我们都知道进口跨境电商主要的驱动力:中国消费者对更高品质、多样化产品的需求,税收的优惠,移动互联网的逐步渗透,以及对个人邮寄的监管盲点。

  目前来看,除了税收的优惠已经消失,其他三个利好因素依然存在。尤其是消费者的需求,是刚性的。这也是为何一些人会坚定看好。

  而资本投入任何一种新生模式的标准,都是在看未来。具体说,是看增速而不是存量。

  中国跨境电商平台以出口为主,大致占了85%,跨境进口电商只占到15%。其中,跨境进口B2C模式,又只占到整个跨境进口不到20%。表面上看,两者叠加,跨境进口B2C的总规模十分有限,但是仅2015年上半年增速就达到42%以上。而2015年7月罗兰贝格关于跨境电商的研究报告,表明中国跨境进口B2C实际规模,增速十分惊人。从2010年到2014年,通过跨境进口电商市场总额年均复合增速达到86%。

  至于出口的增速,受限于传统成熟的模式,整体海外需求瓶颈,远远低于以上增速。

  并且,“堵不如疏”,也正是过去鼓励阳光化进口跨境电商发展、以促进海外消费回流的核心思路。笔者认为,对于一种有需求、有朝气的新生业态,随着业态的不断发展进行不断地规范和监管都是需要的,但肯定是以促进业态发展为前提。所以如果换个角度看,当下也是监管方和新生业态,在发展到一定阶段时,必经的摩擦。

\

  跨境电商B2C模式诞生以来,一直伴随着公平贸易与灰色地带的争议。B2C电商,是以消费者为中心,借助了互联网“长尾理论”的经典商业模式之一。以国际巨头亚马逊早期的售书模式为例,上个世纪互联网高速发展,亚马逊只用了7年时间就做到了美国最大的连锁书店巴诺书店(Barnes&Noble)花了130年才达到的营业额。

  而这种模式一旦进入跨境领域,则面临全球海关、质检、食品安全、检验检疫的共同监管盲点。实际上,从一开始,大部分跨境电商都是通过行邮、人肉代购等方式,以绕过监管。

  伴随着规模以几何级数扩大,一般贸易进口商、在华外资企业乃至传统贸易的监管机构,都会有动机出于税收公平、贸易公平、监管难度等原因,对这个探索中的行业进行规范。

  因此,更为重要的是,我们该认真反思,在接下来的一年过渡期内,如何在促进跨境电商健康发展的前提下,做出符合新业态发展规律的监管设计?

  一个好消息是,在过去的几个月中,伴随剧烈的政策波动,小李开启了和各监管部门的面对面密集沟通,也接到了一些相关部门抛来的参与后续政策调研的绣球。

  确实,一个好的成熟政策的出台,需要各方多多沟通,达成了解和共识。

本文链接:我们能为跨境电商做些什么

上一篇:微漫画CEO孙玉芊助阵微博“V影响力峰会” 倾情颁奖

下一篇:快、准、稳,小小验证码也有奥运精神

友情链接:

心经讲解 大悲咒 普众礼佛网

Copyright © 2017 it技术文章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网站地图

苏ICP备18043316号